从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看“伤痕美术”

 马克思主义哲学     |     by 思玛特SMTRU     |      2018-08-14
  [摘要]本文将以马克思主义文艺学为基本理论依据,对“伤痕美术”进行简单思考。“伤痕美术”是建立在理性思考之上的,它唤醒了画家心灵深处被长久抑制的现实主义情怀,从而使艺术家将重心置于历经过重大变革的现实生活,开始关注普通人的生活。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的主要特点之一就是现实性。它要求我们应遵从现实,回归生活,不能被概念和教条束缚。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文艺学 伤痕美术
  历时十年的文革止步于20世纪70年代末,这十年,如同一场恶梦,是人们即使在多年后依旧无法忘却的痛楚,在那个纷乱的年代里,生与死交织在一瞬间,许许多多的有志青年被迫踏进了那场从一开始就交织着正确与错误、希望与绝望的旋涡中。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人们逐渐认识到了过错,于是进行了匡乱反正,开始为文艺更正。当时在文坛出现了“伤痕文学”这股文艺思潮,从而在美术界也产生了一个具有时代风格的潮流一“伤痕美术”。
  一、“伤痕美术”的来源
  最初的“文艺为工农兵服务”思想,在“文革”中逐渐演变成被政治阴谋操控的工具。其结果就是使得中国美术的发展进入到一个完全扭曲的畸形时期。这一时期的美术创作严重桎梏了美术的发展,具体表现在这个时期的作品紧缚在政治上,把概念化、程式化演绎到了极致。
  浏览中西方艺术史,艺术运动与文学之间或多或少的都存在着有一定的联系,伤痕美术也是如此。1978年8月11日,卢新华的小说《伤痕》发表,这本小说的出现表明在中国出现了揭露“文革”错误的“伤痕文学”。于是,当改革开放伊始,美术界便急不可待的想要引入新鲜血液,希冀能够粉碎这种局面。“伤痕美术”受到西方“照相写实主义”与“怀乡写实主义”等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打开了一扇崭新的门,把中国美术推向了新高度。
  二、从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看“伤痕美术”
  马克思主义文艺学所具有的批判精神,希望通过揭露人性的弱点,使人们从生活的正负两方面都能受到启发。而“伤痕美术”,也具有一定的批判精神,人们开始反思,开始批判现实,而艺术家们从这个时候开始具有了批判现实的意识。
  马克思主义现实主义文艺思想要从人类文化的角度出发,再现生活,批判生活,也就是说,要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作家、艺术家们在创作过程中,不仅要尊重本身的规律,还要遵循现实主义的原则,真实地再现事物的本质和规律。周扬在《关于马克思主义的几个理论问题的探讨》中也提到,马克思主义文艺学要紧密联系当下的时代发展,以及文学文化现象。
  文革结束后,不少绘画的主题从阶级斗争转向普通人的内心以及对现实世界的描绘。“伤痕美术”是用画笔描绘了对这十年的反省,是对“文革美术”的批驳。这种美术现象是建立在本能的人道情感和思想之上的,艺术家们转而追求对平凡人状态的发现和描绘。
  三、从具体作品分析“伤痕美术”
  马克思主义文艺学具有实践的品格,也就是说,“真实”是必需的,这种真实在“伤痕美术”中的具体表现,体现在当时进行创作的艺术家们,大多都是经历了上山下乡运动的知识分子,他们亲历了这十年,于是选择用画笔将这十年所带来的苦痛描绘出来,希望能够揭露时代的伤痕。
  人们普遍认为高小华的油画作品《为什么》是伤痕美术的开端。这幅作品描绘了红卫兵武斗的场景,刻画了当时的“红卫兵”和“造反派”,画面中的双方脸上都带有一丝迷茫,面上带着一丝疲倦,地上散落着弹壳、报纸等杂物,透过画面我们还能看到地上的点点血迹。其中一名头部受伤的“红卫兵”注视着画外,而“造反派”盘坐在地上,左手支着头,眼神迷离。左上角有一名身披“文攻武卫”旗子的女孩,她静静的躺在地上,左臂裹着纱布,放在胸上,眼神颓败而迷茫。
  作者以一种铅灰色、厚重的笔触,俯视的构图方式,将情绪完全置于在消沉与昏暗之中,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这十年浩劫的控诉。通过有血有肉、鲜明生动的形象,再现了当时人们的生活,从一定程度上表明了自己的倾向和态度,与马克思主义文艺学有异曲同工之处。
  何多苓也是一位有着鲜明标签的画家。在他的作品《春风已经苏醒》中,用细腻的笔触和柔和的色调描绘了一位静静地斜坐在满是枯草的河滩上,茫然地眺望远方的小女孩,鲜明生动的描绘了一个衣着破旧的小女孩对美好生活的神往,塑造出了一种既带有淡淡哀伤,但又让人感到希望的氛围。何多苓的作品充满了忧伤的抒情主义情调,他最大的财富就是文革的那段岁月,这或许也是他在中国画坛中别具一格的原因。
  此外,“伤痕美术”中也有着许多描绘知青题材的作品。其中影响较大的是由四川美院版画系学生王亥所创作的《春》,这幅画构图比较简单,一个女孩在细雨下,静立在屋檐下的画面,女孩脸上充斥着丝丝忧伤和无奈,但同时又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神往。值得注意是,这类作品无论是在形式,还是在内容上,都已经开始了个性化的探索,这表明,“伤痕美术”已经开始成为一种艺术潮流,开始吸收现实主义的理念,这个变化对以后的美术运动具有着深刻的意义。
  四、总结
  20世纪80年代,这个时期的主要关键词就是反思。文革期间得到重新审视的文艺理论,成为人们反思的思想武器。“伤痕美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文艺学思想基础之上,在当时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将发展方向引向正途,人们开始重视那段时光,反思那段历史,直面现实,回归艺术的本源。年轻的艺术家们开始反思时代、反思过去,从而对历史做出正确的诠释,对现实做出客观的描绘。人类的独立意识被这种反思和批判精神所喚醒,可以说,它是中国美术史上的里程碑,是打开中国当代艺术的序幕,可以说,在美术史中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意味着新时代的开始。 【来源:思玛特SMTRU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信息传播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思玛特SMTRU的观点,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接洽。本文来源地址:http://www.smtru.com/mkszx/1178.html


上一篇:浅谈新时期政工思想政治作风建设方法
下一篇: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方法论的形成背景研究


相关论文推荐:

浅谈新时期政工思想政治作风建设方法 逻辑学原理在流行病学病因认识中的应用
宋瓷对商周青铜器美学的延续 以传统哲学的不同视角探析死亡观
简述乌托邦马克思主义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政治与行政论文写作精选(两篇)
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文化自信 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境界
马克思主义发展观刍议 论习近平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