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乌托邦马克思主义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马克思主义哲学     |     by 思玛特SMTRU     |      2018-08-14
  【摘 要】 乌托邦马克思主义学派在20世纪初的动荡的社会环境背景下,对社会主义进行了长时间的有益探索。其出发点是一种社会进步的表现,但最终由于只停留于理论上的构想,脱离了马克思主义实践的本质,成了一种空想主义。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它是中国探索多年的中国道路过程中的一个现实而美丽的梦,它并非虚幻,也充满实践,所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绝不是单纯的“乌托邦”。
  【关键词】 乌托邦马克思主义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由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首次提出的。它伴随着十九大的隆重召开而变得家喻户晓。对于这一名词,我们不禁会想:我们该怎样理解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它可以和人们所理解的乌托邦的马克思主义划等号吗?本文将就对此进行简要的论述,给人们厘清关系提供一个思路。
  一、乌托邦马克思主义主要思想
  乌托邦马克思主义产生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时期。20世纪初,科学社会主义遭受社会的动荡与高涨的影响,受到时代进步的重大挑战。乌托邦马克思主义学者坚信资本主义的必然衰亡,他们用自己的著作与言论抨击资本主义,拥护社会主义。他们利用矛盾分析法等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揭露了资本主义的局限性,指出了资本主义所带来的人的异化问题,并且深刻指出这样的异化已经深入到人类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了。因此,他们指出,“应以一个人道、民主和自由的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来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然而,他们并没有从历史发展的长远性上认识到社会主义发展的必然。他们只是单纯地认为社会主义仅仅是人的意识启蒙的自然选择,而这一点是图托邦马克思主义学者们的共同认识。
  布洛赫指出,社会主义在其本质上就是一种乌托邦。乌托邦其实就是社会主义的同义词。乌托邦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精神,必须看到乌托邦思想对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重要意义,回到社会主义的乌托邦性质。 社会主义的真正意义在于它体现了人们以美好社会的希望。 它之所以能够实现,是因为世界本身所有具有的乌托邦的趋势。 资本主义是物化的社会,它将一切变为商品中。 人们在物欲的诱惑下,失去了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感觉。 唯有乌托邦精神才能解放人们的禁锢的心灵。 但并非任何乌托邦思想都能够指导和解放人的心灵,只有具体的乌托邦才能人类的解放。
  佛洛姆则认为,社会主义必须先对资本主义进行一次彻底否定,然后在否定的基础上建立出完全不同于资本主义的价值取向和行为准绳。其次,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变革,必须是在人性的转变的基础上进行的全面变革。这项变革涉及经济、政治和文化各个方面。最后,社会主义的建立不能通过暴力这一野蛮形式,而是通过教育与示范的相互作用,让人们看到社会主义的美好,主动地去选择社会主义。所以,他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身就是人道主义,马克思主义最具有社会价值和历史价值的部分就是人道主义精神。
  在马尔库塞看来,乌托邦精神是崇高的。首先,乌托邦的本质并不是一种社会空想,一切过去历史上并不认为可以实现的东西,现在都已经变为现实了。其次,乌托邦所倡导的社会框架并不是现在就能完成的,是需要在未来中构建的。也就是说,它不是活在过去的,而是活在未来的。最后,乌托邦是马克思社会主义观念的终结,马克思主义理论已经不适应现实了。
  哈贝马斯提出,乌托邦马克思主义要用交往模式取代生产模式。也就是说,他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提出人们关系根本上是生产关系,但是随着人们对物质利益追求变得不那么重要的时候,人类的解放也不再是单纯的经济方式来表达了,所以从生产范式转变到交往范式。
  通过以上的罗列和分析,不难发现乌托邦马克思主义者存在一个共性:在精神上自由描绘美好未来的蓝图,但是不从现实角度出发去需求解决的办法,而是将这一构想的实现依赖于未来社会的进步。从马克思基本理论看来,他们这种缺乏对实现社会主义所必需的物质基础、主体力量、道路方式等价值取向的探索,空有理论诉求,而无实践探索,无疑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
  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充分结合十八大以来我国国内形势和国外变化的基础上,对我国各项事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理论。从马克思主义实践出发,对经济、政治、法治、科技、文化、教育、民生、民族、宗教、社会、生态文明、国家安全、国防和军队、“一国两制”和祖国统一、统一战线、外交、党的建设等各方面作出理论分析和政策指导。2017年10月24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关于《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的决议,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党章。2018年3月1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无论是其中对于我国基本矛盾矛盾转化的深刻思考,还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都是在对马克思主义的深刻解读后,结合我国当代发展的具体实践的一次伟大贡献。其推动了马克思主义的中国话不发,解释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所蕴含的历史经验和发展规律,为发展马克思主义作出了一系列原创性贡献。
  【参考文献
  [1] 王锦江.马克思主义不是乌托邦之梦--对《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第四章的述评[J].传承,2016(03):140-141.
  [2] 金壽铁.“马克思主义是具体的乌托邦”--论恩斯特·布洛赫的哲学命题“乌托邦”[J].社会科学,2015(03):110-119.
  [3] 李永虎.马尔库塞的乌托邦思想研究[D].复旦大学,2013.
  [4] 祁程.西方马克思主义乌托邦思想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3.
  [5] 李永虎.马克思主义的乌托邦与反乌托邦[J].北京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11,20(04):79-83.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信息传播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思玛特SMTRU的观点,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接洽。本文来源地址:http://www.smtru.com/mkszx/1167.html


上一篇:政治与行政论文写作精选(两篇)
下一篇:以传统哲学的不同视角探析死亡观


相关论文推荐:

从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看“伤痕美术” 浅谈新时期政工思想政治作风建设方法
逻辑学原理在流行病学病因认识中的应用 宋瓷对商周青铜器美学的延续
以传统哲学的不同视角探析死亡观 政治与行政论文写作精选(两篇)
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文化自信 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境界
马克思主义发展观刍议 论习近平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