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某合并案如何以计量方法测算单边效应

 计量经济学     |     by 思玛特SMTRU     |      2019-06-16


  一、引 言

  计量方法是自然科学研究最常用的方法之一,它以建立模型为主要手段,研究变量之间的数量关系。20世纪以来计量方法广泛用于经济学、社会学等社会学科的研究中,使这些学科得到了快速地发展。本文将通过案例的形式介绍和总结计量方法在反垄断经济学领域中横向兼并控制方面的应用与发展,以期给中国的反垄断实践提供一些借鉴。兼并是企业进入新的产品市场或新行业的一种普遍方式。兼并可以使企业生产效率提高,从而增加社会福利。但由于兼并发生后市场中企业数目减少,有可能会导致合并企业的市场势力增强,增加了合并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危险,同时,兼并后的企业也可能单方面提高产品价格,产生单边效应。在兼并反垄断审查中,单边效应( unilateral effects) 是最重要的经济学考虑因素之一。
  Perry 等把合并效率引入 SSR 模型。在他们的模型里,企业的边际成本随产量上升而上升,上升的斜率与该企业的总的资本规模成反比。两家企业合并后,它们的资本总规模增大,合并后的边际成本曲线低于合并之前的边际成本曲线。Perry 等证明,在他们的模型里,合并使有利可图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Farrell 等证明了一个一般性的结果: 在古诺竞争模型里,不带来协同效应的横向合并必然带来市场均衡价格的上升。也就是说,合并企业只通过统一调配合并双方合并前各自的生产能力和生产设施而带来的成本的节约,不足于抵消由于两家合并企业不再相互竞争所带来的价格上涨的因素。
  Farrell 等进一步研究,到底需要多大的协同效应,合并后的产品价格才可以下降。他们证明,合并使价格下降的充分必要条件是,合并后企业( 生产合并双方合并前总产量) 的边际成本低于效率高的那一方( 合并前产量) 的边际成本的幅度,一定要大于合并前的价格水平与另一方( 合并前) 的边际成本的差异。
  从实务操作上来看,企业合并要提交审查通过方可执行,由于集中可能带来价格上升的单边效应和效率改进,因此反垄断部门必须进行权衡或者进一步审查才能做出最终裁决。进行兼并反垄断审查有三个基本步骤: 首先,进行相关市场界定,目前的发展趋势是依据商品自身需求弹性发展起来的 SSNIP 测试法; 其次,采集相关信息,确定拟合并企业的市场势力,并用模拟或计量的方法考察兼并是否会产生反竞争效应; 再次,考察横向兼并可能带来的效率改进。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当反垄断审查需要从产业政策的角度出发注重横向兼并带来的经济效率时,必须明确横向兼并引发的反竞争效应是否是效率提高的必然结果。从反垄断法的立法初衷来看,对经营者集中实施的行政审查目的在于防止市场内的经营者通过并购的方式取得市场控制力,进而具有排除或者限制该市场内竞争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存在被滥用的可能性。
  用于评估单边效应计量工具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包括用来对反信任案进行实证的所有统计技术,例如:
  回归分析,因子分析等方法,具体技术的选择取决于案例的特点,以及可获得的数据的性质和质量,称简约式实证分析,表明案例和经济模型之间建立的关系是间接的、不完全的或非正式的。
  第二类计量工具称为结构化分析,这种分析由一个经济模型决定,以经济模型作为工具来解释均衡结果中各变量数据之间的关系,因此这一方法需要首先提供经济代理人行为模型和测定他们所面临的外部和技术限制,因此,结构化实证分析是一种行为研究方法。
  简约式分析和结构式分析方法的选择主要是数据的可得性问题。例如,当销售量数据缺失,只有价格数据时,尽管可以进行价格相关性分析,却不能构建一个完整的均衡模型。然而,简约式分析获得的结果常常是用经济模型中的要素来解释的。正如价格序列值之间相关性的证据必须通过研究的经济模型的一些均衡条件来解释,也就是说,两类数量分析技术是互补而不是相互替代的关系。在实际应用中,根据案件本身的特点以及数据的可得性,以一种技术工具为主,其他工具为辅进行评估。在美国的 Staples - Office Depot 合并案中就采取了以简约式分析为主的评估工具,考察该案如何以计量方法测算单边效应,根据测算的单边效应结合效率因素做出是否通过反垄断审查的判决结果,为反垄断执法提供具有可实施性的建议。

  二、简约式实证分析

  简约式分析是相对结构式分析而言的,是从特定事件中进行一般化总结的归纳法。从各种各样的自然实验中得到的数据可以通过“简化形式的估计”来分析,即用包括市场集中度在内的解释变量来对价格或价格成本边际进行回归。在简约式分析中,对于横向兼并单边效应的预测并非建立在公理和假定之上,而是根据历史数据推测或模拟的。在反垄断实践中,简约式分析主要包括统计方法和基于模型的计量方法。

  ( 一) 统计方法

  在竞争分析所应用的统计方法中,价格相关性分析最为常见。其优点在于只要发现价格的时间序列数据,就可以定义相关市场。其原理非常简单,当两个商品的价格共同变动时,它们的价格序列便存在高度的正相关关系,可认定它们属于同一个相关市场。相反,若两个商品的价格序列表现出负相关关系,它们便不属于同一个市场。其主要缺陷在于统计结果可能存在虚假相关问题,即两个价格向量之所以相关,只是因为它们有相同的组成部分。因此,在实践操作中,相关性分析需要计量技术作为补充,如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和协整检验等。在完成相关性分析之后,要为其提供经济性解释,找到这种关系的来源。
  回归分析也是简约式分析中经常使用的技术,它主要用于分析并购后当产品质量不变时的价格差异。其效果并不是很理想,原因在于: 从理论角度而言,需求和供给的影响均会造成价格的变化,单纯控制产品质量不能设及所有价格波动的来源; 从数据角度来讲,需要的价格和产品特征数据在实际操作中获得有一定的难度。
  需要指出的是,在简约式分析中所使用的统计技术,都必须具有一定的经济理论基础。例如,由于市场结构的变化可以在不同区域或地区市场的许多产业中观察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在反垄断诉讼中越来越多的利用这样的变化对横向兼并的单边效应进行定量估计。当横向兼并采用拍卖机制,也可以在市场之间观察到结构的变化。虽然时际之间的结构变化相对并不普遍,但发生企业进入或退出的时候还是能被采用的,例如在 Staples 的反垄断诉讼中,诉讼人就采用了时际之间的结构变化分析横向兼并的单边效应。

  ( 二) 基于模型的方法

  除了统计方法,一些基于经济学模型的方法,也是进行单边效应分析的有力工具。这些方法具有很强的经济学理论支持,在实践中主要包括剩余需求分析和价格—集中度分析。
  1. 剩余需求分析。剩余需求分析适用于任何市场,在价格、产量的时间序列数据以及一些成本变动数据可得的条件下,它可用于定义相关市场和测算单边效应。剩余需求函数是在考虑其它厂商供给反应的条件下,价格和产量之间的关系。剩余需求曲线的弹性越高,厂商提升价格的能力越差。对任何的差异化产品模型,均能得到剩余需求曲线。从这一点来看,剩余需求分析直接来源于经济学模型。剩余需求分析的优点在于无需计算价格交叉弹性。在实际测算中,除了需要获取厂商的价格和产量数据之外,还需要那些能够体现其它厂商供给反应的相关数据,如成本变动数据。然而,其它厂商的成本数据不易观察,因而研究者选取的替代变量可能造成分析结果的偏差。此外,这种方法也不能解释效率收益和差别产品的存在。
  2. 价格—集中度分析。价格—集中度分析的理论基础是哈佛学派结构—行为—绩效( S - C - P) 分析范式,用于分析特定产业中价格和集中度之间的关系。其逻辑内涵在于,市场结构( 由市场集中度反映) 影响市场绩效( 由价格水平反映) 。如果特定市场中价格和集中度存在强的正相关关系,那么那些对集中度存在显着影响的横向兼并就应该引起反垄断部门的重视。
  价格和集中度之间的相关关系可以由回归的方法得到。在实践中,可以根据情况在回归方程中加入适当的解释变量。但这一方法存在内生性问题,集中度水平通常并不独立于价格水平。价格对集中度的反馈影响可能会严重影响回归分析的结果。在可能的情况下,结构回归模型可以解决这一问题。此外,这种方法在经济学的基础上也遭到批评,因为它也没能解释效率收益和差别产品的存在。

  三、计量方法在 Staples-Office Depot 合并案中的应用

  ( 一) 美国 Staples 合并案的背景

  Office Depot 和 Staples 分别是美国第一、第二大办公用品连锁超市( office super store,OSS) 。1986 年 Sta-ples 率先提出了办公用品超市这一概念,为中小型商家、家庭办公用户及单个购买者购买办公用品及其他相关的商业用品提供了便利。Office Depot 在 Staples 提出办公用品超市概念的几个月之后也采纳了这一理念。
  办公用品超市的作用就和超市提供日用百货一样,一般约有 23,000 -30,000 平方英尺的面积,地处城市商业区,形式类似一个储存仓库,储存 5000-6000 种商品。办公用品超市连锁店直接从制造商那里大批量地进货,从而获得数量上的折扣,这是中小型零售商所无法达到的。同时,低成本促成了较低的价格,通常办公用品超市的价格要比制造商所建议的零售价格低 30%-70%。
  办公用品超市这一理念的采用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截至 1997 年,Staples 大约在 28 个州经营了 550 家连锁店。1996 年其总收益近 40 亿美元,年末的股市市值近 30 亿美元。Office Depot 在 38 个州经营超过 500 家的连锁店,1996 年的总收益近 61 亿美元,年末的股市市值约 22 亿美元。
  办公用品超市连锁店概念的成功提出重新定义了美国的办公用品市场供给,迫使数千家独立文具商退出市场,就像大型超市把众多小杂货商铺挤出市场一样。继 Staples 创新后,曾有23 家办公用品连锁超市试图效仿其与 Office Depot 的成功模式。而截至合并拟议时,只剩下 OfficeMax 一家能与 Office Depot和 Staples 相竞争。
  1996 年 9 月 4 日,Staples 和 Office Depot 宣布合并,其合并协议为 Staples 以其自身的 1. 14 股换取 OfficeDepot 的 1 份股票,大概有 40 亿美元的交易。
  计量方法所得出的证据在美国司法部审理 Staples-Office Depot 合并案时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审判过程中,联邦贸易委员会除了提供一些公司内部的关于价格政策的材料,以及把当前 Staples 和 Office Depot 有竞争的城市的价格水平与那些不存在他们竞争的城市的价格水平做简单的比较,联邦贸易委员会采用了一个大规模的计量经济模型,用以预测合并对价格产生的影响。
  下面分别对横向兼并反垄断审查的三个基本步骤进行考察,从中可以看出计量经济学方法的应用。

  ( 二) 相关市场界定

  法庭承认,人们对于由办公用品超市所销售的办公用品构成一个单独的产品市场的定义的第一反应是有些难以接受的。因为办公用品无论谁出售都是同质的,市场上也确实有许多不同类型的零售商在提供这些产品。例如,由 Staples 或 Office Depot 提供的便签簿与由沃尔玛、Viking 或 Quill 提供的便签簿在功能上完全是可以相互替代的。整个易耗办公用品市场上的零售商都参与竞争。而在这个市场上,Staples 与 Office Depot联合起来只占市场份额的 5. 5%,那么如果 Staples 和 Office Depot 并购以后提高价格,或者不再像它们作为单独的供应商时一样不断降低价格,那么消费者就会转向其他商店。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比较了 Staples 作为地区市场唯一一家办公用品超市时制定的价格和 Staples 与 Of-fice Depot 或 OfficeMax 中至少一家在一个地区市场进行竞争时制定的价格,前者要比三家办公用品超市共存的市场高 13%。如果 Depot Office 是地区市场唯一的办公用品超市,其价格要比存在三家办公用品超市竞争的市场高出至少 5%。来自 Staples 和 Office Depot 的内部文件和计量分析都表明,办公用品超市的价格主要受其他办公用品超市的影响而不受非办公用品超市如沃尔玛、Kmart、Target 这样的大宗商品市场和 BJ's、Sam's和 Price Costco 这样的批发俱乐部的影响。从 30 年前开始,在美国的 50 个州,办公用品都可以邮购。Staples和 Office Depot 尽管面临邮购的竞争,但是各自的垄断市场上仍然制定更高的价格,而并不担心顾客转向邮购。因此,联邦贸易委员会认为,这项合并的相关市场是“通过办公用品超市进行的办公用品销售市场”。
  联邦贸易委员会建立了一个大规模办公用品售价的计量经济模型,以测定不同 Staples 商店的价格是如何依赖下列变量而变化的: 附近的 Office Depot 或 Office Max 的连锁店的数量,其他潜在的非超市模式竞争者的数量和公司类别,当地市场成本和需求状况的差异。联邦贸易委员会拥有合并双方大约 18 个月的周数据,这些数据覆盖 40 多个城市的 400 多家 Staples 连锁店,而且数据包含大量的库存单位( stock - keeping units,SKUs) 的价格和一次性办公用品的价格指数。
  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分析预测,在三家办公用品超市同时存在的市场上,如果三家商家合并为一家,通过办公用品超市模式销售的办公用品价格将上涨 8. 49%。如果办公用品超市商家受其他零售商的竞争限制,这种价格上涨幅度是不可能的。计量模型的结果再次表明,“通过办公用品超市形式出售的一次性办公用品”是《横向兼并指南》标准下的相关市场。

  ( 三) 合并的单边效应

  Staples 案是第一例在审判中引入市场结构变量对价格回归的。由于各个商店销售种类繁多的不同商品,实证分析中采用了每种最小存货单位( stock keeping unit,SKU) 的概念,利用观测期为1 周的不同种类 SKU 的销售量和总收益的面板数据。公司文件提供了三个主要办公用品连锁店的数量和开业日期的信息。另外,还有超级市场( 沃尔玛,塔吉特和凯马特) ,电脑资讯产品售商( 百思买,电脑城和 Comp USA) ,以及仓储协会( Price Costco,BJ’s 和 Sam’s club) 的相应数据。由于时间限制,所搜集的数据集中并不包含当地文具店( lo-cal stationers) 的相关数据。
  联邦贸易委员会通过三种途径详细考察了横向兼并可能带来的价格上升。
  1. 文件证据。公司内部文件显示,Staples 在定价时,将相关市场区域内竞争对手 Office Depot 存在与否作为一个重要因素。并且,动态上讲,在面临竞争对手的进入或退出时,同一市场区域内的 Staples 商店会显着改变其定价策略。因此,可以认为竞争对手的存在与否是造成市场间价格差异的主要因素,利用自然实验的方法预测兼并导致的单边效应有一定的合理性。
  2. 简化回归模型。关于简化回归模型,存在两种不同的设定形式: 截面估计和时期固定效应估计。当不同区域间市场结构波动较大时,截面估计可以得到好的预测效果,但它不能解决“丢失变量”问题; 时期固定效应模型可以有效的解决不可观测变量的问题,但它易于扩大解释变量的测定误差所导致的回归结果的偏离。FTC 分别采用两种方法估计了横向兼并的价格效应,发现“丢失变量”问题并不严重,两种回归结果非常近似。本文以时期固定效应模型说明计量方法在评估单边效应中的应用。模型的设定形式如下:
     其中,lnpit为Staples公司的商店 i 在时期 t 的价格指数。它经由如下方式得到: 首先,根据与竞争对手核对零售价的频率的差异将各个商店代表性的 SKUs 分为四类( 分别是 price - sensitive items,leadership items,non - price sensitive items 和 invisible items) ; 其次,分别计算四个种类的价格指数; 最后,合成为商店级别的综合价格指数。具体地,第 k 个子类的价格指数是,其中 pitj为商店 i 的第 j 种 SKU 在时期 t 的价格,wj为商店 i 的第 j 种 SKU 的收益占其第 k 类 SKUs 的总收益的比重; 商店 i 在时期 t 的价格指数是 lnpit=,其中 k = 1,2,3,4,wk为在时期 t 第 k 类 SKUs 的收益占商店总收益的比重。αi代表商店固定效应,它不随时间变化而改变。Dzit代表竞争对手不存在的哑变量,对商店 i 来讲,在时期 t 当其 MSA 中不存在竞争对手 z 时,Dzit的取值为 1。lnstorezit表示在时期 t 商店 i 的 MSA 中竞争对手 z 的商店数量的自然对数。D 和lnstore 的组合共同反映了所考察商店面临的竞争水平。Dt是代表时期t的哑变量,反映所有商店共同面对的所考察解释变量之外的其它因素导致的不同时期价格的波动。
  利用历史数据得到回归方程的参数估计,则兼并行为对价格的影响为:
     其中,Δp 表示价格上升的百分数。n1表示各个时期面临 Office Depot 竞争的 Staples 商店数量之和,并且,假定兼并发生后 Office Depot 商店转变为 Staples 商店。
  运用以上的分析结论,可以得到兼并发生后价格的上升幅度为8. 6%。于是,FTC作了相应的实证测算,发现除去加里福尼亚州之后,兼并的价格效应为 3. 7%。
  3. 事件研究法。事件研究法( event study) 由 Ball& Brown ( 1968) 以及 Fama ,et al( 1969) 开创,其原理是根据研究目的选择某一特定事件,研究事件发生前后样本股票收益率的变化,进而解释特定事件对样本股票价格变化与收益率的影响,主要被用于检验事件发生前后价格变化或价格对披露信息的反应程度,事件研究法是基于有效市场假设的。
  事件研究方法的逻辑内涵在于: 若兼并行为将抬高市场价格,那么它对待兼并公司和其竞争对手都是有利的,会提升它们的股票价格; 相反,若兼并行为会带来可观的效率改进以至于兼并发生后市场价格会降低,那么伴随着兼并公司盈利能力的增强,竞争对手的股价将下跌。
  事件研究方法首先要确定兼并行为对上市公司股票价格的影响。然后,结合各公司的市值得到兼并对各公司市场价值的影响。而公司市值是其未来收益的折现值,因此市场价值的变化反映了兼并将给各个公司带来的未来收益( 或损失) 。采用适当的折现比率和做出相应的税收调整之后,可以得到公司每年销售收入的变化量,进而得到兼并行为对商品销售价格的影响。在 Staples 一案中,FTC 的经济学家利用了两种方法来研究兼并行为对上市公司股票价格的影响。
  一种方法被称之为“特殊事件窗”( Specific Event Windows): 在兼并计划的提出到法院做出判决这一时期中区分六个时间段( 或称特殊事件) ,计算不同时间段中各个公司的股票价格变动率以及兼并发生概率的变化值,将二者相除即得的特定时间段内兼并行为对各个公司股价的影响,以不同时间段对兼并发生概率的影响程度作为权重计算整个时间段内兼并行为对各个公司股价的影响。这里用的是简单的统计方法。
  另一种方法称之为连续时间序列回归方法( Continuous Time - Series Regression) 。对每个公司来讲,建立如下回归方程:
  AR( t) = δ + θΔπ( t) + u( t) ( 3)
  其中,AR是公司每天的超额回报率; Δπ是兼并概率的变化量,计量回归分析中还可以包括其滞后项; u是自回归异方差误差项。θ 的估计量便是所要考察的兼并行为对公司股票价格的影响。
  实证分析中,运用两种方法所得出的结果是类似的。在 Staples 和 Office Depot 共同存在的区域市场中,兼并行为发生后,商品销售价格的上升比例在 6. 52% 到 6. 83% 之间。

  ( 四) 横向兼并带来的效率

  横向兼并的正面效应主要是指伴随横向兼并而生的生产效率的提高,并且这种收益最终将以更低价格的形式惠及消费者。在中国反垄断法中,效率的改善出现在经营者集中豁免中。在实际分析中,可以通过对厂商的价格与其成本进行回归的方法得到传递比率的估值。在 Staples 合并案中,FTC 的经济学家通过简化估计模型得到,横向兼并带来的效率改进仅仅占销售额的 1. 4%,而特定于 Staples 的传递比率为 15%。因此,在不考虑其它因素的条件下,伴随横向兼并行为而来的效率改进将使产品的销售价格降低 0. 2%。被告在其提交的计量经济研究报告中表明,两家企业合并后规模效率的提高本身将使所有 Staples 商店的所有产品平均价格下降 3%。

  ( 五) 判决结果

  1997 年 6 月 30 日,在经历了七天的审判之后,美国格伦比亚地区法院法官 Thomas F. Hogan 采信了 FTC的辩词,准予初步的兼并禁止令。在 Hogan 法官的判决中,相关市场是都市区域内的办公用品连锁超市( OSS) ,他认为兼并后卖者的高度集中以及进入的困难意味着兼并的反竞争效应,效率改进带来的公共利益和私人股权收益都不足以抵消兼并带来的这种单边效应。
  通过对整个案件审理过程的回顾,可以发现 FTC 进行横向兼并审查的每一步都借助了计量的方法,为最终的判决结果提供了可靠的证据,同时开创了以计量方法评估合并的单边效应进行兼并审查与控制的先河。

  四、结论与启示

  企业合并会扩大企业规模,使企业有了市场支配力量,从而产品价格有可能上升,最终会导致消费者和社会福利的损失。因此,出于促进经济效率,保护社会福利不受影响的目的,经过长期的酝酿,中国于 2007 年颁布了反垄断法,并于2008 年1 月1 日生效。但是反垄断法的具体执行还是一个长期探索的过程。在对企业兼并进行反垄断审查的过程中,如何准确界定拟合并企业所处的相关市场,准确评估企业合并通过单边或协调效应可能带来的反竞争效果都是至关重要的步骤。而其中的每一步都可以借助于计量经济学的工具技术来提供证据。经济学家在用计量方法研究横向兼并问题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尤其是美国。反垄断的目标之一是实现有效竞争,中国反垄断依法执法刚刚开始,要去借鉴欧美近百年的经验也不是立刻就能实现。在今后,中国要合理运用计量方法进行经营者集中反垄断控制和审查必须注意处理好以下问题。
  1. 数据的收集和整理。可以说,数据是计量经济研究的原料或依据,没有数据也就谈不上计量经济分析。而对这些数据又有着较高的要求,准确性、完备性、一致性与可比性是计量经济研究对数据的基本要求。在美国,并购案例中用于估计需求弹性的最常用数据主要来自信息资源厂商( IRI) 和 A. C. Nielsen 两家数据公司,他们通过结算校验扫描器在销售点尤其是杂货零售商处而获得。这些数据收集在产品水平上面,由于在扫描器中多数价格变动都出现在临时降价时,这些数据是否适用于需求弹性估计,与竞争者后并购时期在持久价格变动上的决定相关。如果临时降价按预期实施,数量反应应比对持久价格变动的数量反应更大。
  在中国,反垄断执法部门进行横向经营者集中审查时,若要使用计量方法进行单边效应的评估,必须借助于数据,而数据的获得、质量和处理技术都将对最终的评估结果产生直接的影响,从而影响最终的兼并审查结果。这将对中国在数据的收集、处理方面提出一个难题,而解决这一难题是对横向并购中单边效应进行数量分析的必要条件。在这一问题上可以借鉴国外,一方面通过商业途径解决,由专业数据公司来收集和整理数据;另一方面通过反垄断执法部门借助法律的强制力由企业直接提供扫描数据。
  2. 注重培养能够熟练掌握和应用计量分析技术的经济学者。运用计量方法进行反垄断审查分析不仅对数据提出了较高的要求,而且要求分析研究者在模型的设定方面有较高的水平,否则所得出的估计结果可能是有偏的,从而根据估计结果所进行的兼并模拟与预测也将是不可靠的。目前经常运用的需求函数设定形式有线性需求函数,固定弹性需求函数,AIDS 形式的需求函数以及 Logit 形式需求函数。比较来看,Logit 模型比较容易处理,而且对数据的要求相对要低。在反垄断研究分析过程中要实现熟练运用计量方法的目的就要求我们的经济学者在虚心学习和消化国外先进经济学理论和研究方法的同时,要继续加强对计量分析工具和方法的掌握,提高应用水平。在高校的高水平人才培养方面,也应该加强对反垄断经济学理论以及计量工具的掌握和应用。
  3. 经济学家应加强对欧美反垄断执法案例的研究。合并案件尽管会有很大的差别,但还是会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因此,反垄断法的实施离不开经济学家对具体案例的经济学研究,离不开评价拟议中的横向兼并对市场竞争以及经济效率的影响。无论是作为大公司的经济顾问,还是就职于政府的反垄断机构,经济学家将在反垄断法的实施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尽管在横向并购控制中进行单边效应评估对数据的要求较高且模型中变量设计的微小变化会对模拟的结果有较大的影响,但是可以预测,今后随着计量软件的进一步发展和越来越便捷,以及对单边效应理论的进一步普及,单边效应分析在横向兼并控制中的应用会越来越广泛。中国经济学者对理论和工具的掌握越来越全面,反垄断部门在具体执法过程中也应逐步增强对这方面知识与方法的应用,从而准确评估企业横向兼并中可能存在的反竞争效果,做出既有利于经济发展,增进社会福利,又有利于保护竞争的判决结果。

  参考文献:
  [1][美]温斯顿 M D. 反垄断经济学前沿[M]. 张嫚,吴绪亮,章爱民,译. 大连: 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7.
  [2]PERRY M K,PORTER R H. Oligopoly and the Incentive for Horizontal Merger[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1985( 3) : 219 -227.
  [3]FARREL J,SHAPIRO C. Horizontal Mergers———An Equilibrium Analysis[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1990( 3) : 107 -116.
  [4]FARREL J,SHAPIRO C. Asset Ownership and Market Structure in Oligopoly[J]. RAND Journal of Economics,1990( 6) : 275 -292.
  [5]余东华. 反垄断法实施中相关市场界定的 SNNIP 方法研究[J]. 经济评论,2010( 1) : 68 -76.
  [6]FISHER F M. Horizontal Mergers———Triage and Treatment[J]. Economic Perspectives,1987: 23 -40.
  [7]DAVIDSON R,MACKINNON. Estimation and Inference in Econometrics[C].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3.
  [8]BECKERT W,MAZZAROTTO N. Price-Concentration Analysis in Merger Cases with Differentiated Products[J]. Open - AssessmentE-Journal,2010( 4) : 1 - 24.
  [9]FAMA E F. The Adjustment of Stock Prices to New Information[J]. 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view,1969( 2) : 1 -21.
  [10]WARREN-BOULTON F R,DALKIR S. Staples and Office depot-An Event-probability Case Study[J]. Review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2001( 12) : 469 - 481.
  [11]董红霞. 美国欧盟横向并购指南研究[M]. 北京: 中国经济出版社,2007: 295 -300.
  [12]徐丽枝. 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中的正当理由[J]. 山东财政学院学报,2013( 2) : 85 -91.
  [13]连海霞. 论中国民航业的放松管制与再管制[J]. 经济评论,2003( 3) : 122 -125.
  [14]连海霞. 有效竞争与电信业改革研究[J]. 山东财政学院学报,2011( 1) : 92 -97.
  [15]李剑阁. 经济学家的作用、责任和命运[J]. 经济研究,1998( 9) : 11 -13. 【来源:思玛特SMTRU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信息传播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思玛特SMTRU的观点,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接洽。来源地址:http://www.smtru.com/jljjx/20190616/6970.html


上一篇:静态、动态和序贯博弈计量经济模型的研究梳理
下一篇:江苏的失业与物价水平分析


相关论文推荐: